德同资本合伙人陆宏宇说,所以以色列会产生创业创新型的项目比较多

德同资本合伙人陆宏宇说,就不能投资源主导型的项目

图片 1

原标题:德同资本:老牌PE在消费和TMT领域的三条投资逻辑

1.PE投资的逻辑

我们进行PE投资的逻辑是:首先基于宏观,定出大方向,大的策略定了再去选哪些行业是好的;同时哪些行业适合自己,在好行业基础上再去选公司。

图片 1

宏观经济包括:人口、自然环境、资本、技术和资源。

比如以色列的面积很小,就不能投资源主导型的项目,所以以色列会产生创业创新型的项目比较多。

宏观经济中,我们要重视经济周期。比如我们要判断在2012年前后,我们所处的经济发展阶段在哪里。

一般经济学家将经济周期划分为:繁荣;衰退;萧条;复苏四个阶段,四个阶段循环往复。其实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不会被人为操控的,越是众多人参与的事情,规律越会发生作用。

常见的经济周期:好的投资往往都是踏准了一波浪潮,是要带动经济浪潮发展的。

比如看人口,我们能分析出哪些行业适合投。中国人口的老龄化,从1950年的正金字塔到2000年逐步平滑;2050年趋向倒三角,其中有意思的趋势表明70岁以上的女性会越来越多。

这意味着一定要发展机器人产业、医疗服务、健康,总之和老年人产业相关的都要发展起来,意味着中国未来男女比例可能会失衡。

“消费降级是个伪命题,即便是购买山寨假货,对于边远地区第一次进行电商消费的用户而言,也是在进行一次消费升级体验。”德同资本合伙人陆宏宇表示。

2.行业逻辑

把美国和日本放在一起做比较。

老牌PE机构德同资本近期在一次媒体沟通会上公开了其在消费升级和TMT领域的投资逻辑,从新品牌、新入口新场景、新技术和供应链升级三方面进行投资布局。

美国的特点有三个:

  • 新品牌

▌第一是注重创新

发现美国用的互联网方式与中国不同:美国人是用互联网把能解决问题的人聚在一起,让问题高效解决;中国是用互联网改变商业,把赚钱的生意变得更简单。

所以美国的创新公司很多都是小公司,视野、创意和我们是不一样的。但是对中国,特别是80、90后的发展是有信心的。因为我们刚满足温饱没有几天,所以赚钱的事情对我们太重要了。

比如60后,还体验过吃不饱的日子,而现在他们还是消费和企业管理的主流人群,所以要允许老一代企业家做些直接和钱相关的事情。80和90后生活在非常好的环境下,他们有机会思考如何改变世界,有更高的视野。中国的未来在他们身上。

“为什么我们说未来这几年特别是品牌的机会,我们认为这种细分渠道、细分手段、物流配送、基础设施相比从前更加成熟。”德同资本合伙人陆宏宇说。

▌第二是资源禀赋

在美国土地的感觉是:这里就像个少女。很多自然资源还深藏地下,处于没有被开发,年轻有活力的状态。但与之相比中国很多自然资源已经被过度开发了。

在层出不穷的消费现象中,德同资本看中新生代的文化自信,尤其关注本土品牌国货概念。“N多年以前一直认为日本好、欧美好,他们的品牌产品质量好,之前还有海淘,这几年这两个字出现频率逐渐降低,国货现在质量真的在某种程度上应该是非常好了”,陆宏宇告诉36氪。

▌第三是全球视野

近代美国一直是全球强国,所以培养了他们的全球视野。中国人创业很多人没有这样的视野,现在也开始有了。

美国天使和风险投资比较成熟,正因为有创新、资源和全球视野的组合,所以很多早期的天使投资才如此蓬勃,包括马斯克可以做国家航天局要做的事情。

对比日本,先天资源不如美国,土地面积小人口老龄化,但医疗服务、养老很发达。我们的养老社区就是在和日本学,未来中国的大健康和养老、医疗服务很可能会和日本很像。

亚洲人比较压抑,所以日本的文化产业,包括电影、电视剧、动漫很发达。中国也是如此,有闲人,也有压抑的情绪,所以文化创意产业也有前景。

中国现在正在从工业化向后工业时代转型,制度红利、资源红利、人口红利驱动变成技术、资本、市场和全球驱动。

中国会不会进入中等收入陷阱?我老师在美国问过一位获过诺奖的经济学家。他的答案是不会。取决于两点:一是尚未释放的制度红利;二是经济增长的方式。比如依赖房地产等资源导向的模式要下大力气改变。

在德同看来,新品牌的优势在于不惜一切代价做好商品、好体验、好的性价比,这是德同在消费品牌中定义出来的“三好学生”。同时,这些品牌能够运用内容和传播带流量,降低新品牌崛起的成本。

技术驱动:

想说明下中国的复制模仿的问题,这是个发展阶段的问题,模仿也是最快的学习。日本德国也是要走过这条路的。

在新品牌领域,德同资本投资了inxx,一家从小众文化逐渐向大众文化品牌转型的O2O买手集合平台,其创业团队来自于淘品牌七格格的创始团队。

市场驱动:

中国目前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。欧洲、日本、韩国二线品牌现在都想进入中国市场,影响力很大。

  • 新入口新场景

资本驱动:

中国国内民间钱是不缺的,我们的课题应该是资本与转型如何结合?当具有更高视野的时候,做到世界领先程度的企业,应该去尝试做全球化布局。一定要去做,即使交点学费。全球化布局是必然趋势。中国一定不会永远把制造业放在国内,成本会越来越高。未来要么制造业会离市场更近,要么会选择成本更低的国家和地区。另外,把资产放在海外一部分,也是个避险工具。

陆宏宇告诉36氪,目前在消费领域仍存五大平台型入口机会。1是社交电商,充分利用社交流量和关系链,利用社群化的运营手段,实现裂变式增长,优秀的社交电商企业几乎无边际成本;2是内容/红人电商,通过社交网络形成具有粘性和信任度的优质流量,解决信任难点,提高的转化率和复购率;3是满足多样化需求体验的平台,产品、供应链、配送到服务场景的整合升级,尤其关注现代技术和服务与传统零售结合的新业态;4是移动支付带来的产业结构革命,用户直接连接到核心功能,中间环节直接被淘汰;5是碎片化场景,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,5G网速的提升带来的新入口。

3.PE选行业的指标:

市场容量:一般投资一个行业,市场容量一般在100亿左右,如果行业要出一家上市公司,至少市场容量30个亿起步。

市场增长率:要明确行业增长处在哪个阶段。阶段不同,成长力不同,投资策略也会各不相同。

市场竞争格局:市场中有多个竞争者,那就是指数增长行业,如果是仅此一家,那就是技术创新型的行业。

我们先讲下对未来的展望,再回到最现实的消费领域。吴军的《浪潮之巅》,推荐大家看。对于浪潮解释得很到位。

在社交电商领域,德同投资了微拍堂,目前是中国最大的在线的文玩交易平台,也是微信体系里交易量最大的产品之一。文玩是一个非标行业,但在淘宝数据中占据很大的体量。德同资本投资总监杨博雅告诉36氪:“文玩这个行业在中国有2000亿的体量,在淘宝里也是百亿级别。但在淘宝传统电商模式中,人找货的模式在非标领域并不合理”。

浪潮的定义有三点很重要:

不可逆转的改变我们的生活和社会;

革命的颠覆式的机会;

持续时间长达二十年以上。

第一次工业革命、第二次工业革命、互联网、大数据都是如此,接下来的浪潮就是大数据。硅谷的代表就是谷歌,中国的百度。

大数据不等于大量数据,但首先是体量大,其次是数据类型要素多,再次是价值密度低,最后是数据处理快速。

大数据带来的变化是机器智能,未来所有公司都应该是大数据公司。

在刘强东和吴晓波的节目中,刘强东提到京东从下单到拿到手最快可以做到7分钟,就是用大数据。因为依靠数据积累我就知道小区周边应该会有人下单,这样可以在周边仓储相应的产品,下单后就可以第一时间送达。本质是靠数据分析得出结论而不是靠逻辑推理。

在百度知道中,有7700万条关于吃有关的问题,根据哪个地区热搜哪些词,就可以做出吃货地图。比如肉夹馍、凉皮就在陕西。

原来做民意测验,需要人工收集数据,现在是根据上网习惯做出的大数据预测,信度更高,更简便,更准确。

人工智能的核心也是数据分析而非经验分析。其实人工智能与人类的最大差异是人类有逻辑分析和判断,机器计算是黑匣子,没有中间过程。

现在的机器智能是单一化智能,比如扫地机器人。我们想象的机器人可能是阿童木这样的人形机器人。但实际上可能是非人形的,比如无人驾驶。

医生、律师、司机、快递员这些某一细分领域,机器是会比人强的。但人类的想象力和逻辑思考能力还是很难被机器替代。综合性的人工智能现在还处在研究阶段,单一化智能是,我建议大家如果关注人工智能领域去投可以主要考虑的。